“艾芬-爱尔事件”真相如何?隐忍500余天后主治医生王勇首发声

2022-04-06 13:40:05 信息来源:网络

不知不觉,艾芬医生和爱尔眼科的纠纷,已经持续了500多天。这件事发生后,阿宝曾经写过一篇评论文章:《关于艾芬医生与爱尔眼科的纠纷,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

这起纠纷,当事双方都是医疗同行,却至今未进入法律解决程序,这不仅非常令人遗憾,也给广大患者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榜样,即,不做鉴定就可以对医生进行网络审判,让医生社死。据了解,湖北省市区和国家卫健委先后四次派出调查组,汇集中国顶尖眼科专家调查,都未发现手术本身有问题,但仍得不到艾芬认可。

昨天,“艾芬-爱尔事件”的当事医生王勇打破沉默,在朋友圈发文,从自己的角度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本着兼听则明的原则,阿宝征得王勇医生同意并校对后,将其回应发布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我和患者艾芬的纠纷始末

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  王勇医生

昨日看到我的同事——广州眼科医生李剑华遭网络大V诋毁诽谤一审胜诉,不由感慨万分。身为这场纠纷中当事医生之一,也深刻体会到网暴其害,更是体会到医疗行业“农夫与蛇”的真实故事。

500多天了,遭到无尽的诋毁诽谤,我第一次把自己跟患者艾芬女士的事件经历写出来。

image.png 

(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业务副院长 王勇)

1.  2020年5月,艾芬女士因右眼视力下降而求医治疗。她本人工作于武汉公立三甲医院,在自己医院可以享受公费治疗。但因其眼睛病情较为复杂,想得到更好、更专业的治疗,经了解到爱尔眼科有更为先进的医疗技术,她主动联系前同事贺玲主任来我院手术。

艾芬女士是疫情中的知名人物,我院上上下下把她当成VIP患者对待,高度重视,经过详细的术前检查,虽然其眼睛情况比较复杂,但综合评估后是适合手术的。因此经其本人同意后,给她设计了先进的飞秒激光辅助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联合三焦点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治疗方案,我是业务副院长,亲自给她操作手术且手术成功。

但是艾芬女士在手术5个月后出现与本次手术无直接关联的视网膜脱离,就对手术中合理应用的新技术提出质疑,并片面引用数据来否定手术过程。医疗新技术的运用是不断发展的,不同专家在不同阶段对其认知会存在差异。判断新技术的应用是否合理,最好的方式就是走司法途径,申请第三方医疗鉴定,但艾芬女士说什么都不去,就是坚持在网上闹。

image.png 

2. 前面说到医院把艾芬女士当成VIP患者,大家又是医生同行,说白了就是当自己人来照顾,不仅减免了费用,也简化了流程,我们给予特殊优待在其自媒体上却从未被提及,谁又能想到,这些简化流程所造成的缺漏,后来竟然成为了她打击我们的手段。

通常患者在哪就医,也就在哪进行术前检查。而艾芬女士却提出检查项目尽量在其自己医院完成,医院考虑她的特殊情况和特殊身份予以同意,但正是因此,我院缺少了部分检查结果的电子报告。还有,通常我院白内障手术患者都是住院手术,为了应其诉求,我们又首次特批了使用白内障门诊手术病历。因为是首次采用,有少数项目在流程管理上确实存在不完善的地方,也为后期的纠纷留下了隐患,但我们确保所有资料都是真实的,无篡改。

3,我也曾天真地认为,哪怕产生了医疗纠纷,艾芬女士自己身为医生,将心比心,会采用合法合规的途径来解决,但她却选择了舆论审判。爱尔已经就艾芬女士的就医过程发布公告,明确回复了其右眼白内障手术有手术适应证,手术顺利且成功,术后裸眼视力得到了显著提高,其术后5个月的视网膜脱离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所有病历资料均真实,且可接受司法鉴定。

艾芬女士不认可爱尔的回复,而是在其作为专业医学人员,清楚正规解决途径的前提下,依旧选择利用其网络大V身份,持续舆论攻击。在这期间我被艾芬女士在网上攻击数百次,各种诽谤和污言秽语不忍直视,可以说把“医闹”发挥到了极致。

image.png 

(王勇称:艾芬在微博长期与患者做直播,对患者陈述不做丝毫调查,直接认定医生有问题,对医生实施诋毁网络暴力。右上图是诋毁李剑华医生一审败诉的微博博主。)

给她术前照片就污蔑我们p图,我们找了专业鉴定机构出具结果她也不认。既然如此,我们说由她自主选择全球任意一家鉴定机构,我们出费用鉴定,可她还是不同意,就毫无证据一口咬定p图。

我一直期待她能回归到正规的司法途径上来,在公告事情真相后再未在舆论场上进行回复,这样舆论场成了艾芬女士的“一言堂”,不明真相的网民也就似乎一边倒地支持她。回头看这持续一年多来的“农夫与蛇”的闹剧,我心里着实酸楚。我不知道武汉中心医院和艾芬女士所在科室每年有多少医患纠纷,是不是医生们都愿意在没有医疗鉴定的前提下,直接在网上被不懂医学的网民审判?

如果全国患者都如艾芬女士这样搞,把病情的自然进展完全怪罪于医生,那么中国医生还有活路吗?!

同为眼科医生的李剑华被诋毁半年多才讨回公道,陶勇医生被砍成手部重伤,多少医务工作者被这极少数不遵守法律、不走医疗鉴定的极端人员伤害,他们的血泪仍唤不醒社会的关注吗?!

image.png 

(2020年1月20号,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陶勇无辜遭暴力伤医,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脑外伤,枕骨骨折,两周后才脱离生命危险)

我不知道艾女士的诉求是什么,她就说要公道,却坚决不走能给她公道的法律途径。那这一年多的颠倒黑白的网络审判和网络暴力对我造成的巨大身心伤害,谁可以给我公道?她不肯接受所有不符合她想象的客观事实,怎么也无法正常沟通。

这一年多来,艾芬女士带领支持者在网上对我进行了无数次污蔑攻击,我的家庭、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极大影响。今天的回应,尚不足让网友了解全部真相,但期望更多的人冷静思考下,医疗纠纷中坚决拒绝医疗鉴定,坚决不走法定程序的一方,是不是往往都是不占理的那一方呢?如果医生可以被随意污蔑,那谁还愿意当医生,谁还会全心全意救治患者?

这么长时间了,虽然承受了很多,但我也真心感谢那些一直以来信任我的人,尤其是诸多患者的支持,激励着我今后更加严谨、规范、专业地继续光明事业。

今年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针对网络暴力,全国人大代表李东生建议从三个方面破题,包括完善网络暴力的司法解释,针对打击造谣诽谤和网络暴力进行专门立法;加大施暴者惩治力度,对情节严重的提起公诉;落实网络平台主体责任,提升违法者的成本。这些举措让我看到了希望。

我会依法维护一个医生行医的尊严,一个医生生存的权利。


层出叠见东猜西疑龙翔凤翥送去迎来眼观六路神完气足鼻塌唇青画虎类狗财竭力尽千古独步敲冰戛玉低唱浅酌名震一时足踏实地打入冷宫顽父嚚母托公行私鹰瞵鹗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百岁千秋

上一篇:乾运通宝:择业过渡期的有力支撑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经济快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www.01cn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